冰城警界"刮骨疗毒":19名干警被查 政法委书记

2020-09-14  来源:  作者:资阳新闻中心

(原标题:【调查】冰城警界“刮骨疗毒”)

19名干警涉政法委书记案、呼兰区“四大家族”黑恶势力案等被移送司法机关。

冰城警界刮骨疗毒:19名干警被查 政法委书记落马

“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式的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率先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掀起风暴。

2020年7月8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确定5个市本级及4个县(市、区)的有关政法单位和2所监狱作为试点单位,于今年7月至10月开展试点工作。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及呼兰区为名列第一的试点单位。

一个多月后的8月23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召开警示教育大会,集中通报了28名干警违纪违法典型案例。会后,哈尔滨市公安局对外公布了一份因违纪违法被移送司法机关的19名干警名单,引发关注。

界面新闻注意到,此次被通报的19名干警并非全系近期查处。如原哈尔滨市公安局技术侦察支队支队长崔义,早在2019年10月即被哈尔滨纪检部门通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调查;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分局原调研员于志强于2018年9月被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并降为科员。

界面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此次被通报的19名干警主要涉及三种类型的问题:涉及原哈尔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锐忱违纪违法案件;为哈尔滨市呼兰区“四大家族”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涉及吸毒、酒驾、滥用职权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

19人被处理,这并不意味整顿工作告一段落。

9月8日,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哈尔滨市公安局机关党委书记马为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界面新闻从相关渠道获悉,马为民也牵扯任锐忱案和呼兰区“四大家族”案。

风暴的起始

在此次备受关注的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办公室主任陈一新强调,要在全国政法系统开展一次“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

哈尔滨市纪委不愿具名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此次哈尔滨公安局通报19名干警,是最近三年来中央、黑龙江省委对哈尔滨公安系统持续关注和监督的结果,根源可以追溯到哈尔滨交警塌方式腐败系列案件。

2017年1月4日,第33届“中国-哈尔滨国际冰雪节”开幕,吸引了国内外众多游客。央视报道,冰雪节开幕当天,哈尔滨出租车司机罢工,造成交通失灵,市民和游客怨声载道。而哈尔滨出租车司机罢工的原因,是借此表达诉求:黑车长期横行,严重冲击出租车市场秩序,正规出租车司机损失惨重,但反应问题后长期得不到解决。

黑车事件最终引起黑龙江省委的重视。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局联合市公安局、市交通局组成查处非法营运出租车专项行动联合调查组,开始对出租车行业进行整顿。2017年1月25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局发布了《关于严厉查处非法营运出租车辆及对相关人员处理的通报》。通报显示:截至2017年1月24日,共计查获非法营运车辆124辆,调查涉案人员39人。其中,对涉嫌违法人员行政拘留3人、刑事拘留3人,查处违纪公职人员8人。

2017年6月26日,由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局联合公安、检察、交通等机关和部门组成的“6·26”专案组正式成立,其任务是打击非法营运车辆、严查背后的“保护伞”。

前述人士介绍,在查处非法营运出租车系列案件时,专案组已经掌握了哈尔滨部分交警涉案的线索和违法犯罪事实,又因群众举报哈尔滨长期存在的大货车扰民、违反交规等问题,2017年10月23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局成立联合专案组,深挖大货车背后的利益链和保护伞问题。

2018年6月25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委发布了《关于对122名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为“疯狂大货车”充当“保护伞”问题查处情况的通报》,通报显示:此次行动打掉涉恶“保车”团伙6个,查处涉嫌犯罪社会人员70人、“保护伞”122人。122人中,涉及处级干部12人、科级及以下干部110人。哈尔滨城区13个交警大队中12个大队有警员涉案。

至此,哈尔滨公安系统内部的腐败窝案进入公众视野。

呼兰“遗毒”

2019年6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黑龙江。不同寻常之处在于,这支高规格的督导队伍先后4次下沉到哈尔滨市呼兰区。

呼兰区检察系统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称,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黑龙江之前,呼兰区黑恶势力相当猖獗,群众多次举报黑恶势力参与非法拆迁、供热等民生问题,但长年举报无果。

当地群众将呼兰区长年从事黑恶活动的主要团伙称为“四大家族”。根据官方通报,呼兰区受“于杨王董”四个黑恶势力长期盘踞影响,政治生态、社会秩序、民生保障、经济发展一度被严重破坏。督导组下沉到呼兰区当天就有干部因涉黑落马。在中央、省委、市委的坚强领导下,督导队伍查处“于杨王董”四大案件,打掉涉黑涉恶犯罪组织、集团(团伙)13个,抓获犯罪嫌疑人374人,破获案件538起。

被查处的“四大家族”也在之后牵出更多公职人员。界面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此次哈尔滨市公安局通报的19人名单中,王甲、陈庆伟均因接受呼兰“四大家族”请托后,压下案件不处理而被专案组查获。哈尔滨市公安局呼兰分局利民派出所原所长王甲,压下的案件为“四大家族”中的一个团伙十多人持工具打砸一个收费站,收费站工作人员报警后,没有处理。而哈尔滨市公安局呼兰分局治安大队原大队长陈庆伟在接到报案称“四大家族”一个团伙存在赌博行为时,接受请托后未予处理。

据资料披露,王甲在办理涉黑团伙妨害公务案件中,不认真履行职责,犯玩忽职守罪,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现已移送司法机关;陈庆伟在处理涉黑团伙赌博案中,犯滥用职权罪,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现已移送司法机关。

界面新闻获悉,王甲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现已出狱。陈庆伟因患癌症,已办理取保候审。

政法委书记落马

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离开黑龙江仅仅4天后,2019年7月8日,黑龙江省纪委监委通报,哈尔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锐忱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任锐忱于1963年出生于黑龙江省鹤岗市,1980年进入公安队伍,从鹤岗市文化路路派出所民警干起,一路升任鹤岗市公安局局长。2004年,任锐忱专任黑龙江省绥化市公安局局长。

自2007年起,任锐忱在哈尔滨公安局任职10年,先后任副局长、哈尔滨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2017年升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后主抓全市政法工作。

前述呼兰区检察系统人士称,呼兰区“四大家族”黑恶势力窝案牵出呼兰区多名主要党政干部,作为先后担任过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的任锐忱本就有失察之责。此外,中央督导组刚离开黑龙江,任锐忱就落马,“从时间上看也和呼兰涉黑涉恶窝案脱不了关系。”

随后,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在通报中称,任锐忱违反群众纪律,包庇纵容涉黑人员犯罪活动,为涉黑人员谋取政治、经济利益,充当涉黑势力“保护伞”;违反工作纪律,不正确履行职责,落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大决策部署不力,严重污染当地政法系统特别是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

任锐忱落马3个月之后,2019年10月,哈尔滨市纪委监委通报,哈尔滨市公安局技侦支队支队长崔义、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车福滨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通报称,曾任呼兰公安分局副局长的车福滨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

对抗扫黑督导组

界面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在任锐忱任期内被提拔起来的崔义,其落马的直接导火索是任锐忱在对抗组织审查时,崔义为其提供了帮助。

根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的通报,任锐忱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在职工录用、职务晋升、企业用电审批、工程项目承揽、工程资金结算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

界面新闻获悉,2019年6月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黑龙江后,先后四次下沉到呼兰区,这引起任锐忱的警觉。在任锐忱的授意下,时任哈尔滨公安局技侦支队支队长崔义对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成员动用技术侦查手段。事情败露后,崔义称是在任锐忱的授意下才动用的技侦手段,但被任锐忱否认,任锐忱称是崔义领会错了他的意思。

一位与崔义共事过的警察介绍,崔义于1963年出生于哈尔滨市尚志市亚布力镇,1982年进入尚志市公安局刑侦科(后改称刑事侦查大队)工作,先后任尚志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副大队长、大队长,1996年起任尚志市公安副局长,2005年起任尚志市公安局政委,2008年任尚志市公安局局长,2009年调任哈尔滨市五常市公安局局长,2015年升任哈尔滨市公安局技侦支队支队长。

这位警察介绍,崔义原始学历不高,进入尚志市公安局工作时只有19岁,为人热情,业务能力强,胆识超群。前述警察回忆,崔义被同事称为硬汉,但任尚志公安局领导职务之后,崔义强势的工作作风让一些年轻同事反感,“不分场合地骂他手下。”此外,崔义任局领导之后,在干部提拔、职务调动等方面存在收受贿赂的传言。前述警察介绍,崔义升迁后,其胞弟也在哈尔滨一个县级市公安局一路升迁。

崔义由尚志市公安局局长调任五常市公安局局长之后,其独女结婚,崔义在五常市办过一场喜宴之后,又回尚志市办了一场酒,尚志市公安局干警碍于情面和崔义的职务不得不参加。前述警察介绍,作为普通民警,他也随了1000元的份子。

除了崔义,任锐忱的另一位老部下,哈尔滨市公安局机关党委原书记马为民也于近期落马。界面新闻从相关渠道获悉,马为民的落马与任锐忱案发有关;此外,马为民曾在呼兰区公安分局任政委,曾为“四大家族”黑恶势力提供便利。马为民的落马被视为清理呼兰“遗毒”的工作并未结束。

正处级调研员开浴场

此次哈尔滨市公安局通报的19名违纪违法干警名单中,对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分局治安大队民警于志强的表述格外引人注目:于志强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利用洗浴场所组织卖淫,采取威胁、恐吓、辱骂、殴打等暴力手段,实施抢劫、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现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冰城警界刮骨疗毒:19名干警被查 政法委书记落马
图说:于志强任职的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分局。摄影:翟星理

界面新闻注意到,早在2018年9月,于志强就因违法八项规定被哈尔滨市纪委监委处理并作为违纪典型向外界通报。

根据当年的通报,2015年至2016年,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分局原调研员于志强收受辖区2家废品收购站负责人礼金共计1000元;2015年6月至2016年6月,向辖区多家废品收购站负责人索要好处共计2000元。此外,于志强还存在其他违纪行为。2018年9月,于志强受到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降为科员,违纪款分别予以收缴、责令退还。

一位与于志强共事过的警察对界面新闻介绍,于志强生于1960年,1998年,副团级干部于志强从部队转业到哈尔滨市公安局,按副处级干部安置,被安排在香坊公安分局办公室工作。

2000年,于志强调任至香坊分局治安科(后改成治安大队)工作。2002年,于志强被提拔为正处级调研员。因地方公安系统领导职务竞争激烈,军转干部于志强数次竞岗失败,后逐渐将精力转为利用在治安科工作的职务便利为自己谋取利益。

前述警察介绍,2010年前后至2017年,在哈尔滨一家医院工作的于志强之妻在市区开设了一家浴场,租金每年35万元。但于志强之妻不善经营,浴场开业半年一直没赚到钱。于志强出面为浴场找了一个合伙人,还不让合伙人出钱。合伙人在浴场中引入卖淫嫖娼活动,哈尔滨当地称之为“荤池子”,生意火爆。

于志强与合伙人分成,收入由合伙人打入于志强妻子的银行账户。但浴场中不只有卖淫嫖娼活动。前述警察介绍,于志强的“荤池子”开设之初,合伙人及其下属见浴场能躲过警方多次扫黄行动,胆子越来越大,卖淫嫖娼行为升级,与客人产生纠纷后扣押客人财物,甚至敲诈勒索。

前述警察表示,公安机关曾多次接到该浴场内的警情,但均不了了之。在2018年于志强因违法八项规定被组织处理后,浴场内一名工作人员犯案被捕,为争取立功减刑,主动供述了浴场内的情况和幕后老板于志强。

“电老虎”的保护伞

界面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哈尔滨市公安局此次通报的19人名单中,李浴非、范利东均为以李伟为首的涉黑“电老虎”团伙的保护伞。

通报称,李浴非为原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三大队大队长,正处级。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涉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徇私枉法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现已移送司法机关。

2018年10月,哈尔滨官方通报,国网哈尔滨供电公司原副总经理、党委委员李伟和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李桐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李伟、李桐为亲兄弟,一起涉案的还有李氏三兄弟中的另一人李建。2019年1月,哈尔滨市公安局把李氏三兄弟涉嫌黑社会组织犯罪列为重点案件,抽调了60多名民警开展调查工作。警方调查发现,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李氏三兄弟就在电力系统工作,他们熟知电力工程招标当中的漏洞和电力工程的丰厚利润,初期他们采用金钱贿赂、违反招标手续大肆违法承揽工程获取利益。从2010年至今,哈尔滨市76.7%的电力工程都由李氏三兄弟承揽, 然后再以极低的价格转包给其他公司,从中非法获取巨大利益。

这样一起“电老虎”涉黑案件是如何进入警方视野的?据央视报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哈尔滨市公安局接到大量群众举报信件。其中一个举报信当中反映,在2003年一个未满14岁的少女在某酒店被一个叫李建的人引诱吸毒并实施强暴,但是十几年中这个案件一直上告却没有任何结果。

接到这一线索后,哈尔滨市公安局立即组成了专案组,仔细核查了举报反映的信息,调取了当时公安机关立案材料,并且对受害人进行了询问,发现该案民警在收受了李建的财物后没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任由其逍遥法外。违法办案的是时任哈尔滨公安局民警李某某,现因涉嫌隐匿销毁会计凭证和非法持有枪支被刑事拘留。

界面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新闻报道中的哈尔滨公安局民警李某某即为此次被哈尔滨市公安局通报的19人名单中的李浴非。

此外,李氏三兄弟落网后,警方调查发现,李伟的一个手下参与过位于哈尔滨闹市区的太平大街的动迁工作,因拆迁阻力较大,此人使用暴力手段,但受害人报案后不了了之。压下警情的,正是嵩山路派出所所长范利东。

通报称,范利东为原哈尔滨市公安局道外分局嵩山路派出所所长,副处级,充当黑恶势力 " 保护伞 ",涉嫌滥用职权罪,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现已移送司法机关。

版权所有 资阳新闻中心
苏icp备15014293号-1